Clicky

Headlines

Credit: PROsun_line/CC BY-NC-ND 2.0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台灣歷史!

  日前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於社群網站上公開發表⟨侮辱原住民的民進黨⟩一文,內容指出民進黨重建屏東縣牡丹鄉高士神社,認為該黨有意彰顯日本人當年侵略牡丹社的往事。 此事後經高士部落鄉長出面回應,昔日高士神社係由日本神職人員與民間共同籌資重建,已於 1945 年風災中損毀;現在的高士小神社「則是部落與日本民間友人對於糾葛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建立友好的象徵」,並非對日本的歌功頌德。

高士神社(Credit: 翻攝蔡正元臉書)

蔡正元指民進黨蓋日本神社慘遭部落打臉:不實言論傷害部落請公開道歉!

  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 1 月 29 日於臉書發文,質疑民進黨為何在 1874 年牡丹社事件發生地 ── 高士部落興建日本神社,似想彰顯日本人侵略牡丹社的事蹟。蔡正元訊息公開發布後,近日因而有民眾專程赴部落興師問罪,「極不友善的態度已對族人造成恐慌與壓力。」

通往牡丹的道路旁排灣勇士畫像,彷彿訴說他們當年的驍勇善戰。(Credit: Mata Taiwan)

遊客中心、停車場…蓋這些除了便民,原來對部落旅遊還有更重要意義!

  一提到屏東縣牡丹鄉,人們馬上浮現腦海的,大概就是當年撼動日清兩國政局的牡丹社事件吧! 1871 年,一艘來自琉球宮古島向那霸納貢的船在回航中,不幸遭逢颱風,漂流到台灣東南部的八瑤灣(現今的九棚灣)。船上倖存的 66 人登陸後,卻又遇上高士佛社(現今高士部落)的排灣族人。54 人慘遭獵首,其餘 12 人輾轉逃回琉球。

1662 年,尼德蘭人投降於鄭氏軍隊。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s

原來早在17世紀,鄭成功就幫台灣上了史上第一堂解殖歷史課

  1662 年 2 月,當尼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荷語縮寫 VOC,下稱「東印度公司」)在福爾摩沙的末任總督柯雅特的船隻駛出已被「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鄭森(即鄭成功)(編按1)佔領的台窩灣港,習慣了近 38 年尼德蘭文化(註1)的原住民,還不知道他們即將面臨第二次的文化衝擊。

16112986_1401530073191671_3925619702952832173_o (1)

台灣下個消失的天際線──南投Sbayan「遊樂區化」,造福了誰?

  日前有機會看到由南投縣仁愛鄉公所申請補助,縣原民局向上級單位提報的《105 年度「原住民族部落永續發展造景計畫」泰雅族發源地聖石周邊造景計畫》,提報的時間是 105 年 12 月,也就是才在上個月提出的一個新計畫案;仔細閱讀之後,心中有若干憂慮與不解,因為本人並非泰雅族人,姑且以「一個他者的觀點」陳述一下心中的塊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