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culture

舞獅的原住民。鳥居龍藏攝於 1896-1900 年間

與舞獅文化相遇的原住民們

今日位於北投區豐年里一帶,舊稱為「番仔厝」(註1);其中,番仔厝保德宮的「番仔獅」(又稱「番仔厝獅」),是北投地區廟陣舞獅文化中值得一提的獅舞,這個名稱除了是長久以來地方上用來區別與其他廟陣獅團的辨識用語之外,實際上還涉及到區域內族群文化的差異性,與民俗祭儀發展的的特殊歷史脈絡。

17991565_2246967042195071_2666474332362286579_o

照顧阿公不照顧老公,這樣會離婚,你懂我的明白嗎?

  這天到新竹場原鄉說明會去,在座一群尖石 Tayal(泰雅族)以及五峰鄉賽夏族資深美女們,同時也都從事照顧或者護理經驗,有人從事居家照顧服務 8 年,有人在機構養護做護理做了很久,這群美女們決定回到自己的部落嘗試做長照相關的服務。 即便對於照顧與護理這麼有經驗,但是問起甚麼是《長照法》?什麼是長照政策?什麼是長照 10 年計劃?美女們卻不是這麼清楚,彷彿談及法律與政策面向,好像跟第一線的工作人員沒有關係一樣。

IMG_4248 copy

語言消失族群也滅亡?藍立委謬論遭外國學者打臉:請尊重沒身份卻仍努力傳族語的原住民

  昨日(4/13)上午立法院舉辦了一場會議,主要目的是審查各版本的《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草案》,整天的議程中,絕大部分的委員都對草案表示支持。在這樣一片和諧的氣氛中,還不時會聽到一些令人莞爾的言論,宛如整個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族不理解的縮影,卻透過部分立委的嘴裡說出,例如: 「請問夷將主委,您在這個 16 族 42 方言當中,會說幾種?」

Credit: Willy Tseng / CC BY-NC-ND

酒駕新聞從不標明「平地人」,「原住民」卻等於愛喝酒的道理何在?⎪暨大原青在說話

  許多⼈認為原住民都很會喝酒,覺得原住民的酒量都很好,但是事實不是這樣,像是本⼈兩杯倒,⼤絕招一杯醉,但是我是原住民喔,這樣我是不是沒有達到當原住民的標準? 難道我可以說閩南⼈講話都很有江湖味嗎?講話很溫柔的就不是閩南⼈? 客家⼈勤儉持家,那我可以說會亂花錢的客家人就不是客家人嗎?   不要因為一部分的人,就定義了一整個族群。

Credit: Chia-Chun Chung

「為了不被歧視而說漢語」阿美族金鐘主持人阿洛:我曾覺得說母語是可恥的事

  週六午後,提早半小時來到活動現場,隨工作人員指示將椅子圍成一大圈,一邊聽阿美族歌手 Ado’ Kaliting Pacidal(阿洛.卡力亭.巴奇辣)跟樂團排練。 「Oh oh hay yan! Oh oh hay yan!」看 Ado’ 身體自由擺動輕鬆地哼著歌,可以預期 Ado 將在接下來這 3 小時,讓觀眾感受到同樣的心情。

Credit: 杜盈萱

讀者投書/誰是新世代的「台灣原住民」

  我一直記著那一幕: 那女孩淚眼汪汪,難過地跟大家表白,關於她無法找到自己的位置、她無法認同自己的身分,她迷失了自己是誰。 「當我跟大家介紹自己是原住民時,好多個人都會問我,你皮膚那麼白,根本不像是原住民耶?」說完後,她又是哭得傷心了。   當時候,我只是無法理解, 那女孩,怎麼就流淚了?

尼加拉瓜的 Rama 人(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 CC licensed)

如果災難只是人類的詞彙──颱風後,一座熱帶雨林的毀滅與重生⎪尼東紀行

  我們剛到 Coyote 家的那個晚上,他躺在吊床上,享受著家裡僅有的一盞黃燈,聽見我們的呼喚聲,轉過頭來用他低沈的嗓音招呼我們。他的家跟這個城裡大多數的房子一樣,屋頂漏水殘破不堪,一個星期前的 Otto 颱風毫不留情地蹂躪了這個地區,每棟房子都像在風雨中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滴水發抖。 整座城在連日不斷的雨裡像座荒廢的遺跡。